5岁时,她画了一张结婚证给他,18年后,一个萌宝带着画找上了门

时间:2019-08-26 来源:www.lakecountywaterdamage.com

  巫山沧海昨天我要分享

  禹城第一医院的产房里,叶安安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双手紧紧的揪着床单,痛楚不断的直钻心门,让她忍不住的抓住了身边人的手臂。

  疼!疼到她真想就这么晕过去,生孩子为什么这么疼。

  “安安,你加油!坚持住!”

  虽然意识有些模糊,可是叶安安还是认出在耳边这个温润而略带焦急的声音是她丈夫的。

  “阿南……”

  对!这是她和迟南的孩子,是他们爱情的结晶,她必须坚强!

  “我在!”

  迟南焦急的握住了叶安安的手,试图给她力量,这个孩子,对他来说太重要了,千万不能出任何岔子。

  看到迟南充满关切的双眸,叶安安精神好了不少,刚才还奄奄一息的她,又一次用尽了全省力量,这一次感觉到身下一松,随即听到了一声响亮的啼哭声和医生的高喊声。

  “生了!生了!是个男孩!恭喜两位了!”

  叶安安意识模糊的最后一刻,听到这句话后,呐呐道:“真好,阿南……”

  她做到了……

  迟南从医生手里接过孩子后,情绪复杂的看了一眼已经熟睡的叶安安,犹豫了一下。眸光闪烁,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

  “这个孩子死了……”

  “迟先生,您说什么?”接生的医生一脸的错愕,明明孩子很健康,可是为什么要说?

  “我说这个孩子死了!”

  迟南阴冷的声音再次响起,同时出现在医生面前的是一张支票和文件袋。

疑的打开文件袋后,脸色变得苍白,双手也开始发抖。

  再抬头时,已经看不到迟南和孩子了。

  “怎么样,是男孩子么?”

  迟南一出产房,门外一个叼着烟的男人便立马站了起来,烟蒂随手一扔,掀开毛巾毯看了一眼孩子的性别,高兴的眉飞色舞。

  “太好了!五千万呢!”说着,伸手去抱孩子,可是却被迟南躲开了。

  “等等……”

  “你不会是反悔了吧!”男人拧起了眉头,眼神透着一股子的阴狠,嗤笑一声道:“怎么,你舍不得了。别忘了,这孩子可不是你的种!”

  迟南一怔,他说的没错。

  这个孩子根本不是他的。

  迟家遭遇破产危机,急需一笔资金周转,可是谁也不愿意帮忙。这个时候眼前的这个男人找到了他,给他提出了极具诱惑的来钱路子——“借腹生子”。

  只是对方需要一个身家清白的,而且必须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女孩。

  时间紧迫,他实在没有办法,只能打起自己女朋友的主意,迅速的跟叶安安求婚,并安排了那一次酒店之旅。

  而那一晚,他就在隔壁……

  想到这里,迟南毫不犹豫的将孩子递了出去。

  “这就对了!舍不得孩子,你们迟家就等着破产吧!”男人如愿以偿的拿到了孩子,刚想走又被迟南给拉住了。

  “这事……”

  谁也不能知道。

  “诶呀,你放心,我拿了钱立马消失,这事只有你知我知。赶紧的吧!不然一会你家老太太来了,就什么都来不及了。”

  迟南闻言立马松开了手,男人则一脸喜色的抱着孩子往医院的VIP区跑去。

  那边,也有一个孕妇正在生产……

  只是那里保镖将产房围的水泄不通,医生交替的来回进出,每一个人的脸色都很凝重,看样子里面的情况很不好。

  直到一个医护人员推着一个小车子进去之后,里面立马就传来了婴儿啼哭的声音。

  生了!

  外面守着的人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孩子呢?我的金孙呢?”

  叶安安醒来的那一刻便听到迟南母亲急切的声音。

  对了,孩子!

  想到刚才拼死生下的孩子,叶晚晚嘴角也浮起了笑容。

  她的孩子,她要看一看她和阿南的孩子。

  “迟南,孩子抱给我看一看吧!”叶安安向四周看去,然后却没有看到预想中的婴儿床。

  是在婴儿室么?

  她看向迟南,可是对方却错开了她探询的目光,“你刚生完,医生说还需要好好休息。”

  迟南那躲避的眼神和在撒谎的时候会下意识舔唇的动作让叶安安心猛的一沉,不由的有些慌乱。“怎么了?阿南,是不是……是不是我们的孩子有什么问题。”

  她见迟南不语,心里更是慌,脑海里瞬间过了无数种可能。

  孩子难道生病了?还是说因为她难产的原因,孩子出了什么问题么?

  “阿南,你说话啊!”

  “是啊!阿南,我的孙子呢?”迟母这会也是见孙心切,搞不明白儿子怎么一副吞吞吐吐的样子,也一同催促了起来。

  迟南被迟母和叶安安你一眼我我一语的追问下,眉头紧锁,心烦意乱,抬眼望了一眼脸色苍白的叶安安,犹豫了一下,可是最终还是将心底的愧疚暗暗的沉底,缓缓的吐出了两个字:“死了。”

  死了?

  什么意思?

  她刚才明明就听到了孩子的哭声,怎么会死呢?

  怎么可能呢?

  “阿南,你在骗我对不对!”叶安安只觉得脑子里嗡嗡的,丝毫找不到自己的声音,“阿南,你不要逗我了,把孩子抱给我看一下好不好。”

  “对……对啊!这事可不能开玩笑的啊!”迟母也有些慌了,怎么好好的孩子就没了呢?“孕检不是说没什么问题么?”

  叶安安拉着迟南的衣角,心里期盼着这真的只是一个玩笑,可是迟南接下来的话却将她一点点的打入了地狱。

  “安安,你别激动。胎位有些不对,有点难产,在肚子里呆的久了。孩子生下来没一会就断气了,医生护士都可以证明,我没有骗你。”

  我没有骗你……

  迟南的话就如同一把尖刀插进了她的心脏,将她所有的神思都抽离掉了。

  叶安安的眼泪在顷刻间决堤落下,整个大脑都一片空白。

  耳边是迟母的咒骂声和迟南的劝解声。

  吵吵嚷嚷的,可是叶安安却感觉什么都听不见。

  孩子没了!她的孩子没了……

  怎么会呢?

  她不信……

  “不,我不信!我的孩子明明就在那里,他没死,我要去找他!”

  叶安安说完,也不顾自己刚生完孩子,立马往外面跑。

  她以前来过这家医院,她记得刚出生的婴儿都是在婴儿室的,阿南一定是在骗她,她要自己去把孩子抱回来!

  叶安安一路跑的踉踉跄跄,因为泪水模糊了的眼睛,所以根本看不清周围的环境,还没有跑多远便撞上了一个男人,虚弱的她当即跌倒在地。

  她刚想道歉,却听到一阵清脆的婴儿啼哭声,猛的抬头,看见男人手里抱着一个婴儿。

  那个哭声和她昏迷前听到的一模一样!

  她的孩子!

  那是她的孩子!

  仿佛突然有了什么样的心灵感应,叶安安就是觉得那个孩子是自己的。

  “我的孩子!这是我的孩子!”

  叶安安紧紧攥住男人的衣角,满脸泪痕,眼睛通红,疯狂的哭喊着。

  厉瑾搋久迹极度嫌恶的睨了一眼在他脚边的疯女人,冷冷开口:“放开。”

  可是女人却并没有收手,反而越抓越紧,还试图抓上他的手臂。

  厉瑾薜捻光越来越冷,浑身散发着一股寒意,令周围的人不寒而栗。

  就在叶安安想要进一步攀上男人的手臂去够孩子的时候,因为处理手续走慢了一步的宫浩看到自己老板身上挂着一个穿着病服,还沾染着血迹的女人时,倒吸了一口凉气,立马示意保镖去将缠着老板的疯女人给拉走。

  “放开我!那是我的孩子!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叶安安眼看着自己离孩子越来越远,绝望开始不断的侵蚀着她的理智,却也给了她巨大的力量,她挣脱开了桎梏,飞快的跑向厉瑾蓿伸出手想要将那个孩子给抢回来。

  可就在她触碰前的一秒,她却被迟南从后面死死的抱住了。

  “安安,不要疯了!这不是你的孩子!你的孩子死了!”

  迟南紧紧的抱着叶安安,试图用抚摸安抚她,又对着厉瑾霆道歉:“不好意思,我妻子孩子没了,一时魔怔了,我这就带她走。”

  这个男人不好惹……

  虽然他不认识这个男人,可是市医院从来都不是一个会有保镖护送的人出没的地方。

  这个男人他惹不起,而且……

  他手上的那个孩子,或许真的是叶安安的。

  厉瑾蘅戳艘谎郾磺啃写走的叶安安,触目之下满地的血渍,厌恶的闭上了眼睛,可是鼻尖还是萦绕着一股混杂着血污的奇怪味道,让他很不舒服。

  不仅是生理上的,也有心理上的。

  刚才那个女身上的味道很熟悉,似乎在那一晚闻到过,太奇怪了!

  不过,这并不重要。这种地方,他一刻也不想呆。

  “宫浩,告诉夫人,立刻转院,以后也不要擅自到这种地方来。”

  收藏举报投诉

达到当天最大量